山東AG贵宾会環境科技有限公司主營業務:IC厭氧反應器,芬頓流化床、高效脫氮反應器等,歡迎來電谘詢!

環保管家 关于AG贵宾会 聯係我們 網站地圖
全國服務熱線
0531-88748009

聯係我們

  • 山東AG贵宾会環境科技有限公司
  • 聯係人 / 手機:
  •        馬總 / 13953110775
  •        管總 / 15553151101
  • 座機:0531-88748009
  • 網址:www.15mmm.com
  • 郵箱:jn_lchb@163.com
  • 地址:濟南市曆下區奧體西路1222號力高國際3號樓

當前位置:主頁 > 資訊中心 > 行業動態 >

低價競標成風重傷環保產業 未來兩三年或死掉一

文章出處:AG贵宾会環境 人氣: 發表時間:2018-01-30 13:45

  貌似 “夕陽產業” 的房地產價格都快漲瘋了,而傳說中的 “朝陽產業” 環保項目的報價卻隻能一路下探。

  近日,天津泰達環保有限公司預中標大連市中心城區生活垃圾焚燒處理發電二期工程 BOT 項目,23 元 / 噸的價格創造了國內垃圾焚燒行業的第二低價。E20 研究院執行院長薛濤告訴《華夏時報 (公眾號:chinatimes)》記者,低價競標已經成為不可逆轉的趨勢,環保 BOT 項目已經再沒有機會溢價了。

  與此同時,環境監管卻越來越嚴,如今這些低價中標的企業,運營時將麵臨越來越大的壓力。未來 2-3 年,環保產業或許會 “死掉一批企業”。

  低價競標成常態

  據了解,大連市中心城區生活垃圾焚燒處理發電二期工程 BOT 項目的總投資約為 11.58 億元,日處理生活垃圾 2250 噸。項目合作期限為 27 年,其中建設期 2 年,正式商業運營期 25 年。

  2015 年來,垃圾處理領域屢次出現超低價中標事件。去年 6 月,新泰垃圾焚燒發電項目報出 48 元 / 噸; 8 月,蚌埠生活垃圾焚燒發電項目報價 26.8 元 / 噸; 10 月,高郵生活垃圾焚燒發電項目報價 26.5 元 / 噸; 12 月,浙江紹興項目以 18 元 / 噸的報價再度刷新了行業底線。僅僅數月間,中標價從 48 元 / 噸驟降至 18 元 / 噸,降幅達到 62%。

  “垃圾處理費目前正在低位徘徊,利潤已經很薄了。” 中國循環經濟協會發電分會秘書長郭雲高向《華夏時報》記者表示。

  關於垃圾發電項目的成本,根據 E20 研究院發布的《垃圾焚燒發電 BOT 項目成本測算及分析報告》顯示,在自有資金內部收益率為 8%,垃圾焚燒熱值 6500 KJ/kg,建設投資為 4.5 億元的條件下,垃圾處理服務費單價約為 65 元 / 噸。若考慮應收賬款周轉期的財務成本,垃圾處理服務費初始單價將上浮至 68 元 / 噸。

  不過,郭雲高表示,垃圾發電企業的收入由 “電價收入” 和“垃圾處理費”兩大塊組成。以一家日處理能力 500 噸的企業為例,一年處理量約為 16 萬噸,電價收入 = 160000×(280×0.65+20×0.4)=3040 萬元; 垃圾處理費按照 18 元 / 噸計算,則為 160000×18=288 萬元。垃圾處理費隻占總收入的 8.66% 左右,比例很低。

  即便如此,低價中標的企業要想盈利,也需要加強管理,降低融資成本,縮短建設周期,實現規模效應,盡可能地降低成本。

  薛濤表示,低價競標現在已經成為不可逆轉的趨勢,因為政府方的預期已經降低。未來,流域治理、地下管廊等新生事物還有可能出現高收費的情況,而傳統的汙水、垃圾處理等 BOT 項目已經再沒有機會溢價了。

  濟邦谘詢公司副總經理李競一也表示,前段時間廈門有一個綜合管廊項目,為了限製低價競標,推出了履約保證金製度。如果某一企業的報價低於平均報價一定程度,政府就要履約保證金,而且是現金、無息。即便如此也無法擋住投資人低價競標的熱情,最後中標企業繳納了 4 億元履約保證金,而該項目的投資額隻有 2 億元。

  “錢多項目少”

  企業為什麽要低價競標? 薛濤感覺,很多是 “拿了項目以後還有談的機會”,未來政策一旦變化,項目發生變動,企業就可以重新跟政府談,那時候就變成“一對一” 了,企業就會比較主動。

  “很多低價中標的,後麵都會加個特許經營條件:今後新項目、新標準…… 必須調價。” 一位不願具名的業內人士告訴本報記者,“誰也不傻,不會一直虧本給別人服務。”

  郭雲高也表示,企業會和政府談一些邊界條件,總體算一個 “大賬”。例如,政府如果要求企業必須對汙水進行處理、循環使用,成本就會比較高; 如果允許企業把汙水通過管網排到汙水處理廠去,由它們處理,成本就能降低不少。

  在他看來,低價競標成為常態,與地方政府的導向有很大關係。企業其實也不希望報低價,但政府作為招標主體的導向就是低價中標,使得整個行業被迫脅從,企業也很無奈。

  明知道低價,企業為什麽還參與? 上述業內人士表示,“未上市的公司是為了上市,上了市的則是為了炒作。”

  李競一向《華夏時報》記者表示,如今大環境是 “錢多項目少”,好的項目大家都會搶,你不做別人就去做了。

  明年矛盾爆發?

  不過,目前環保項目的外部條件已經發生變化。在今年 7 月的 2016 中國環保產業高峰論壇上,桑德集團董事長文一波告訴《華夏時報》記者,當前環保部門的監管力度越來越嚴,環保企業的壓力也越來越大,做得不好不但收不到費,還有可能遭到懲罰。

  例如,中國幾乎所有的垃圾發電廠中飛灰都沒有作為危險廢棄物處理,有的會做一點水泥固化,有的連水泥固化都沒做就埋掉了。過去大家都習以為常,但萬一哪天開始抓了,抓一個就足以讓企業 “傾家蕩產”。

  薛濤也表示,監管嚴了,同時低價還在持續,中間這段時間環保企業就會很難受,有些甚至會 “死掉”。隻有產生慘痛教訓的時候,下一階段的投標才會更理性,慢慢地不敢再報低價了。

  “現在情況才剛剛開始,還沒有真正爆發,估計明年就該出現了。” 他說。

  文一波也表示:“在國外,垃圾處理費每噸要 200 歐元,而我們才 20 元人民幣。未來,中國的垃圾處理費一定會恢複正常,可能比國外便宜,但不會像現在這樣隻有 20 元人民幣。這個過程中,一定會死掉一批企業,會有企業破產,然後大家覺得這樣搞不下去了,才會回到 100 塊錢、200 塊錢。”

  郭雲高說,從市場競爭的角度看,具有規模和競爭優勢的企業通過降價讓利可以迫使沒有能力的企業不能進入或者被迫退出,促使行業的淨化和進化,在某種程度上具有一定的正麵意義。

  而對於那些中小企業,薛濤建議,要麽進行技術研發、更新換代,要麽降低自己的製造成本,要麽尋求轉型,隻有這樣才能逃出被兼並的命運。